風璃0423

喜歡那些最最努力卻總是被忽略的你們

【韓張】r18
半夜燉肉⊙ω⊙寫的不好很抱歉TwT
謝謝觀看!

【韓張】鈴蘭 (花吐設定)

【韩张】铃兰 (花吐设定)
#ooc可能有
#新手文笔有
#微伞修、双花

『欸欸你们快来看!』晚上训练时间才刚一过,整个霸图训练室就充斥着张佳乐激动的吼叫声。
『花吐症致死?张佳乐你是少女小说看太多了吧?』本以为他在副本或竞技场出了什麽问题,林敬言走近一看竟是即使新闻的直播网,上面神情激进的记者耸动的描述着关于有年轻女子吐花直至死亡的社会事件。
  『这应该是编造吧,感觉现在记者什麽都做的出来。』刚登出长河落日的宋奇英也凑了过来,但没看几眼就皱了皱眉,给予了判决。
  『不不不,你们看这多可信阿,吐出的花会和个性或目前状况相呼应欸!你看看这个女生吐的是狗尾草花语是暗恋,然后他刚好在暗恋!』像是在证明自己的观点是正确似的,张佳乐用手指狠戳着萤幕上的文字,甚至到连桌子都有些晃动。
  『哦?这倒是挺有趣的。』貌似是被“花语表示目前状况”这一点所吸引,林敬言推了推眼镜表示出兴趣。
  『欧那如果我吐花的话,一定是奔放热血的红玫瑰吧!大孙阿~』打开花语大全,张佳乐搜寻了阵子后萤幕便停在一朵大红玫瑰的画面,像是要表示自己的热情般夸张的打开了双臂做出像是花朵盛开的模样。
  『那,如果队长吐花的话,会是什麽呢?』像是懒的去吐槽张佳乐,宋奇英摆出像是想到什麽有趣的事情的表情,说出了惊天动地的言论。
  『靠哈哈哈!老韩的话那吐的根本不是花吧…一定是竹子!』完全无法想像到韩文清吐出满地的花的模样,张佳乐摀着腹部开始狂笑,只差没跌到地板上打滚。
  还没从狂笑中缓过,却见原本站在旁边的林敬言退开了至少几米以上,面前的宋奇英脸部也有些抽蓄的拿手指向自己后方,张佳乐有些疑惑的转过身。
  『靠!呃老韩哈哈哈…晚安我们先回去…你什麽都没听到!』原本上扬的嘴角瞬间抽蓄,看着韩文清越来越黑的脸色和环在胸口跳着青筋的手臂,张佳乐连忙打哈哈带过刚刚说的话,瞬间飙手速关掉电脑看到鬼似的冲出训练室的大门。
  『…这群人。』把刚刚从想像自己吐花到吐竹子的聊天内容从头听到尾的韩文清认真觉得这群猖狂的傢伙应该是训练不够。
  明天加训两小时吧。
  『…其实这满有趣的呢。』不知何时,原本和他一起站在后方默默听着的张新杰居然拿出手机滑着刚刚张佳乐他们讨论的那个画面。
  『你相信这个?』有些狐疑的看向张新杰,韩文清怎麽也没想到,霸图一向严谨的张副队居然对这个感兴趣。
  『队长不信吗?』张新杰并没有回答,反而把问题丢了回来。
  『你与其去在意这个,还不如把身体养好。』皱了皱眉,自己确实不信这东西,而且看张新杰已经带着那副口罩一个多月,在怎麽严重的感冒也该好了才是,但那人面上却还是浮出微红,像是一直在发烧一般。
  面色严肃的探出手,想证实心中所担忧般去碰张新杰的额,却在手指触及的刹那被面前那人晃了开来。
  『嗯…我会的,队长,我先回去休息了。』张新杰指了指腕上的錶,急忙告辞,像是在逃避着什麽。
  『嗯。』没有去在意被闪过的触碰,韩文清挥了挥手,毕竟是知道自己副队那准到吓人的生理时钟,其实真怕一到十一点张新杰就睡倒在训练室。
  步伐有些略迅速的走回寝室,张新杰几乎一关上门便摀着嘴巴狂咳了起来。
  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传遍了空荡荡的寝室,更显凄凉。其实早在韩文清手伸过来的那一刻,张新杰就差点撑不住喉咙裡麻痒的触感,所以才那麽急着离开。
  是的,张新杰得了花吐症,而且病源自于韩文清。
  这就是为什麽一向理性的自己会相信这个看似荒诞的病症的原因。
  乾咳了十几分钟,有些脱力的倒向牆边,喉咙的麻痒早已变成了胀痛,却迟迟不见好转的倾向。
『张副,张副?你还好吗?』有些担忧的声音从门后传来,看来是自己刚刚太过剧烈的咳嗽被发觉了不对劲。
  听声音,应该是林敬言。
  本想回话让他不用担心自己,一开口却又是一阵狂咳,虽然心裡知道这样一定会被发现,但就是停不下来。
  『失礼了。』一脚踹开寝室的门扉,林敬言一进门看到的便是这副景象。
  倒在牆边还在微微咳喘的张新杰,掉在地上的口罩,和满房间的铃兰。
  『……张副你…』想要说些什麽,却是哑口无言,林敬言走向张新杰,伸手轻轻的帮他拍着背顺气。
  『……没事,别告诉咳…别人。』终于有些缓了过来,虽然看的出林敬言眼中的不贊同,但张新杰还是希望不要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件事。
  『张副,我知道有一个人,也有这症,你要不去问问,或许他有办法。』虽然不知道张新杰暗恋的是谁,但是看他的神情,应该是不愿意说的人。微微蹙眉,他对花吐这事真的不瞭解,也真帮不上忙。
  『哦?』有些惊讶自己身旁居然有人刚好罹患花吐,张新杰有些疑惑的看向旁边那人。
  『叶修。』

  对于自己的来到,叶修似乎有些惊讶。
  『蛤?张新杰?你来找我阿?』满脸问号的看着张新杰,纵使是叶修也想不到这强迫症十一点不睡觉跑来找他干嘛。
  『我来问你,花吐症的事。』不打算閒话家常,直接点明目的,只见原本吊儿郎当的那人眼神顿时暗了下来。
  『哥是有花吐,现在还咳着,但我帮不了你。』点起根烟,叶修盯着萤幕上拿着千机伞笑的开怀的君莫笑,也跟着扯了扯嘴角。
  『哥吐的花,可是风信子*阿。』一脚蹬开滑椅,笑着,但在张新杰眼裡,却带着点点悲凉。
  『不好意思,我很抱歉。』想到风信子的花语,张新杰愣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
  『不试试吗,霸图,不都一往直前?』 刚走到门边,后方便传来叶修的声音。
  没有回答那人,张新杰顿了片刻后便跨出了兴欣网吧。
  慢慢踱步回霸图宿舍,张新杰脑海中一直是叶修适才的那句话语。
  『试试,谈何容易……』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眼角,刚一进寝室门,便看到坐在自己床上的韩大队长。
   『队长…咳我要休息了。』喉头又是一阵阵难受,强忍着开口,希望那人赶快离开这裡,若是在晚些定会被看出来。
   『新杰。你最近一直在躲我。』在十一点后接获张新杰私自外出的消息后韩文清便来这裡堵人了。在怎麽样,对张新杰这一整个月的不对劲,他还是有上心的。
  毕竟自己喜欢张新杰。
  但看那人对自己的推拒,纵使是韩文清也有些灰心,甚至有着会不会是因为张新杰察觉自己对他的念想所以才这样的防着。
『……咳没有,我真的要休息了,队长你请回吧。』察觉到自己已经撑不下去了,张新杰有些放弃的再次赶人。
  乾脆,如果真的在韩文清面前吐花的话,那就试试看说出来。
  有些惊讶于自己的想法,苦笑,果然是被叶修的话影响了呢。
  『新杰,我…』没有错过那人表情一瞬间的苦涩,韩文清自己也不好受。
  既然如此,那乾脆说出来,让张新杰给自己一个痛快的。
  下定决心后,深吸了口气,本想早死早超生的和那人告白,却见张新杰突然弯下腰咳了起来,每咳一声就散出一地的铃兰落在地上。
  『花吐症?』看着才被自己嫌弃荒谬的事情发生在眼前,韩文清有些接受不能。
  『队长……咳韩文清。』又咳了片刻,像是感受到他准备要说的决心,原本涨痒的喉头竟是没了感觉,可以正常说话。
  『等等。』突然打断了张新杰想要说的话,韩文清半信半疑的看向面前那人的眼睛。
  『嗯?』本来鼓起的勇气在一半被截断,张新杰有些丧气,抬眼看向韩文清,却见面前的人有些疑惑又有些欣喜的表情,张新杰好像瞬间明白了什麽。
  『嗯…新杰你是要,说那个吗?』对戏剧性的转变感到有些适应不良,韩文清面对这情况,一张钱包脸竟罕见的泛上了点红霞。
  『……是。』张新杰更是严重,一张脸红透到了耳根都在泛着灼烧。

  『我喜欢你,新杰/文清。』
-------------------
*风信子:只能永远怀念的爱
*铃兰:幸福即将到来

謝謝觀看:-)

【冰夏】抉擇2

#歐終於我生出第二章了好感動
#ooc可能有
#新手作者有
#有第一篇!(連結在評論)

前提情要

今后的学习生涯,也真是坎坷阿。 
================================
《白蔓馆》

  埋怨归埋怨,七点时夏碎还是抱着书出现再白蔓馆门口。
  ……但是这门看起来不怎麽好对付阿。
  虽然说比起要人命的黑藤馆和紫荆馆,白馆的设计已经可以算是平易近人,中国风的样式甚至让夏碎想起曾经有幸一去的华夏民国。
  但看着佈满杂草而且发出诡异嬉笑声的大门,夏碎努力遏止想调头走人的冲动,开始考虑进去的方法。
  正想靠近那门想研究一番时,突然耳边一阵风刮过,紧接着便是感受到大力的冲击,被撞的有些晕眩,夏碎揉了揉太阳穴后往那人冲来的方向细看,竟是一个身着白袍的狩人。
  『阿…抱歉抱歉了!我赶时间!』似乎意识到自己撞上了人,狩人同学有些焦急的往空无一物的远方瞧了一眼后双手合十,吐着舌头向夏碎道歉。
  『没关係,那个请问,这个门…』本想询问狩人同学关于如何开门的事情,话说到一半却被打断。
  『啊啊!帮我处理一下阿拜託了拜託了我有点赶时间!』好像是想到了些什麽,神情更加的焦急,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便又向前跨步到了那门前,竟是抬起脚狠踹了几下。
  『自己小心阿唉谢喇!』门遭受踢击后发出了有些噁心的惨叫后缓缓开出了一条细缝。
  ……原来是这样开吗?
  突如其来的发展使夏碎有些不明所以,正想现学现卖的跟着踹门进去时,后方突然传来一阵阵的震动。
  下意识的转身,瞬间,夏碎明白了适才逃走的狩人同学拜託自己处理的东西和最后说的“要小心”是指什麽。
  在不远处有一群不知名的生物正朝白馆狂奔过来,而且体积还不小。
  ……这距离是来不急召唤幻武的。
眼看就快要撞上,夏碎没法子只得硬上,腾空跃起,三张雷符甩了出去,顿时霹雳声响连连,但挨了一击后,那生物非但没有停下的迹象,甚至变本加厉的往前极冲。
  ……而且还分裂了。
  看着离自己不到一米距离的一整群巨大生物,夏碎彻底放弃抵抗,自暴自弃的闭起眼准备来一趟医疗班参观行程。
  却是等了半刻没有痛感,睁开眼睛,只见一片烈焰由后往前捲了过来,凡是被那火烧到的生物在片刻剧烈挣扎后便化为灰烬。
  ……哦,原来要用烧的。
  被戏剧性的转变慑得有些恍惚,一回过神来,面前便是冰炎那张黑到谷底的臭脸。
  『你迟到了,药师寺。』
  低头看了看手机屏幕,果然是耗了许多时间。
  8:20,很好,今天不用睡了。
  『呃抱歉…然后谢谢你。』急忙与刚刚救了自己的冰炎道谢,那人也没多责怪,一个掉头便往前走去。
  『你如果早两秒踹开这扇蠢门,就不会遇见阿利斯安。』红眼瞪了过来,用力抬脚往门上掼下,又是那门一阵猥亵的叫喊,再次往两侧打开。
  ……所以你刚刚就一直看着然后还不下来帮忙!
  无语了几秒,才刚刚对这人升起的些微感激顿时消失无踪。
  真的是够恶劣的。暗自感叹了番,看着前方越走越远的冰炎,夏碎还是跨步追了上去。
  绕了几个弯后,便时冰炎的房间。一进去,纵使平淡如夏碎也是惊讶了一番,内部的傢俱简单的让人难以置信这人是如何维持基本生活的,一个冰箱一张床,还有一张日式的矮桌在房间的正中央。
  而且那桌子看起来是为了今日的讨论作业才特意翻出来的,看起来有些破旧还带着点霉味。
  ……连厨房也没有呢,这人难道每天都吃外面吗…
  虽然心中吐槽连连,但毕竟初来乍到就对他人的住所指指点点并不是有礼貌的行为,夏碎嚥下满腹疑问,随着冰炎的步伐来到矮桌前跪坐。自己是在原世界习惯了日式的坐法,没有太多的感想,倒觉得自然轻鬆,反观冰炎却是有些坐的不甚舒适。
  不禁有点怀念家乡,现在学院裡除了紫荆馆是和风建筑还有个人爱好之外,几乎很少见这种古典日式傢俱了。
  『你带了什麽来?』冰炎偏冷的声线成功的将神游的夏碎带回现实,愣了片刻后便把自己找到的相关书籍抱上了桌。
  『符咒论述、画符详解、转移阵法…还有两包爆符和全白符纸。』将带来的书籍摊开,几乎都是理论上的,毕竟没有事先和冰炎讲好要讨论哪部分,夏碎也只能随意的捡几本自己常看的带上。
  只见面前那人沉默了好一阵子,突然转身,从不远处的床头翻出一本高阶符咒的研讨与实践。
  『明天的老师,不喜欢废话。上他课会有随机实践任务,而且算成绩。今天的组明天会在拆成两人的小组,但是分数会两小组合起来算。简讯上的素材不是指资料,是要先学几个防身和攻击的,明天才不会被秒。』一股作气说了比平常多出几倍的话,冰炎翻着夏碎带的那几本杂集,接着补充。
『你这个平常看可以,但速学不行。』看着严肃的在讲解书本的那人,夏碎也跟着认真起来,迅速进入了状况开始讨论。
  琢磨了几篇常用符后,两人便开始了实际的应用。夏碎虽然没冰炎那麽熟悉,但幸好学习能力都算是上等的,便也不算太过吃力。
  遇着不确定的部分便拿出来讨论,夏碎算是认真的体会到,面前这人的确有被崇拜的资本。庞大的资讯量使冰炎和一本活字典一般,连一些古老的文字他也能一一解释出个大概来。
  『阿阿。』突然脱力的叫了声向后倒去,夏碎感到有些吃不消。除了课程本身的需要外,今天额外吸收了过多的知识,在脑中跑马灯般快速滑过,今晚这速度使得学习有些囫囵吞枣,也不知道真的听进去的有多少。
  似乎是被夏碎过大的反应吓到,冰炎也跟着怔了下后,将手上的书合上同样的向后倒去。
  『今天到这裡吧,剩下的明天在自行发挥…』今日夏碎的毅力的确有使他惊艳,对知识的执着甚至不亚于自己,这使冰炎好感倍增。
  两人就这麽无声的躺了一会儿,夏日的夜使地板泛出些许凉意,冰炎率先坐起身,正想问夏碎要怎麽回棘馆,却见那人已经闭起双眼,身躯微微蜷起,竟是睡着了。
  『喂…药师寺你…』本想叫起那人的冰炎在看见夏碎眼眶下浓厚的黑眼圈后还是噤了声。
  僵持了一会,终究是认命的走去将人抱起,本想着用传送符送那人回去,但又想到要经过棘馆一连串複杂的登记才能进去,内心挣扎了片刻,还是将夏碎扔到床上。
  动作绝不温柔,但那人似乎真的太过疲惫,堪称粗鲁的动作竟也没唤醒夏碎,翻了个面扯了被子继续睡。
  无言了一阵,冰炎开始后悔为什麽要让这人上自己的床。
  不,是为什麽让这人留下来。
  思考了几秒,无果。叹了口气,冰炎走向床的另一侧,躺下,伸手在眼角旁按了按。
  算了,人类的身体本来就畏寒。
  天色已经全暗,连星光也零星无几,这是第一次,冰炎让另一人留宿。
  并不是洁癖或者什麽的,只是习惯成自然。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从以前到现在,自己都是独来独往,自立更生。
  至于今天,就当作出于对夏碎还算可以的印象和这夜实在太黑寒吧。
  只是意外。
  似乎是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没过多久,冰炎也陷入熟睡。
  ==============================
謝謝大家

【冰夏】r18 燉肉向

#ooc可能有
#放連結
#新手文筆可能有
#謝謝大家TwT

===============================
http://cht.tw/x/3qubx
==============

網址評論收

【韓張】關於告白(腦洞文)(極短小)


#关于和张新杰告白的设定www
#傻逼文
#强迫症严重系列
#粉到深处自然黑系列
#拜託別打我
-----------想清楚了嗎?-----往下囉!----
《关于告白》
『我喜欢你。』
  那是个雷声遍佈的晚上,没有小说里浪漫的情节,韩文清在一阵闪电带起的微光下,和张新杰告了白。
  『……』
  看著面前沉默的人,那个一直站在身后,让韩文清能不顾一切的勇往直前的,大漠孤烟的牧师,霸气雄图的副队。
  希望今天过后,他可以成为韓文清的张新杰。
  他其实有感觉到张新杰对自己的情感绝对超出了朋友,甚至可以肯定面前这人对他也有点意思,但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韩文清有些没把握了。
  『你可以拒绝。』一惯的简洁有力,他不喜欢犹豫。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不需要去想拒绝的理由和藉口。
  『我也喜欢你,但我不能和你交往。』聽了韩文清的话,下定决心似的,张新杰轻声说了自己的想法。
  『原因。』皱眉。他曾经有想过,张新杰会因为社会的舆论与之后的发展拒绝他的可能性,因为同性相爱这事,並不是那么容易被父母和大众接受。
  但是,韩文清很快的否定了这想法。
  如果真的爱上了,他们都不是不敢面对害怕克服的人。
  既然张新杰喜欢自己,那他必须要个理由,一个为什么相爱的两人不能在一起的理由。
  有些迟疑了一下后,面前的人坚定的抬头望向他。
  『原则问题。』张新杰缓缓开口给了韩文清一个不明所以的答案。
  不甚满意这个回答,毕竟就算是作习时间,在霸图的这些日子,他们也培养出了很好的默契与习惯。
  韩文清更深的皱起了眉头,带有疑问眼的直直的看向面前的人。
  只见张新杰深吸了一口气,更加严肃的开了口。
  『因为,你不对称。』

-----------------------------
我对不起世界大众哈哈哈哈哈但是这个梗真的很想写写看TwT写的不好新手文笔很抱歉!
PS.王杰希覺得中槍

 

【韓張】
#r18
#中午開車
#ooc可能有
#新手文筆有

【冰夏】(長文) 抉擇(1)

#私設人物有
#文長
#ooc可能有
#玻璃心作者有
#新手作者(慎入

--------都可以嗎? 那開始吧!---------

-- 如果你遺失了一切,忘卻了所有,回到了原點,那將如何抉擇?

《初識》

 藥師寺夏碎怎麼樣也沒想到,自己才剛開學而已,運氣就如此之糟糕。

 先是負責自己的帶導突然說了聲“學弟你自己加油”後一個移動符下去便不見了蹤影,再來是被迷糊的風精靈亂帶路到奇怪的野生叢林,若不是遇見好心的天使指引方向,真不知道要流浪到何時才能找到教室。

 第一天上課就遲到,這可不是什麼好的事情。

 看著眼前花紋奇異的門扉,輕輕嘆了口氣,猶豫了些許時候,夏碎還是推開了教室的門。

 只能希望不要被實戰課的教授針對了。

 不過,或許是連上天都看不下去難得運氣如此之差的夏碎,終於賜與了些好運氣,實戰教授還沒有出現。

 但是站在門口被全班行注目禮的感覺也不是太優,夏碎迅速向後排剩下的位置走去,隨意挑了一個不顯眼的位置坐下,安置好東西後,才注意到隔壁那一直趴著的同桌。

 本想打個招呼當作表示友好,但旁邊的人似乎沒有醒來的意思,也就只好作罷。

 好無聊。

 經過一早上的疲勞轟炸,夏碎完全沒有打開書本預習的念頭,但是課堂還沒有開始,實在是閒的發慌。

 發了一陣子的呆後,夏碎的目光轉移到依舊睡著的隔壁同桌開始觀察起來。

 柔順的長白髮中有一撮鮮豔的紅色,使眼前的人看起來甚是特別,而且看起來應該是天生的,還有姣好的面容卻不失陽剛,五官也十分端正。只可惜緊湊的眉讓這人看起來有點難相處。

 他笑起來應該是很好看的。

 或許等待的時間真的是太無聊了,夏碎竟開始在腦中描繪著身旁這人笑起來的模樣,正當腦中雛形剛現時,被注視的那位竟是睜開了眼狠瞪了夏碎一回。

 阿,眼睛和頭髮一個顏色。

 『你看夠了沒?』態度絕對算不上友好,甚至算是達到兇狠的標準。

 『呃......不好意思。』似乎是沒料到身旁的人會突然睜眼,被當偷窺現行犯抓到的夏碎有些尷尬的道歉。

 畢竟盯著別人睡覺真的是十分失禮的行為,也難怪他對自己的態度如此不友善。

『你好,我是藥師寺夏碎。請多多指教。』為了掩飾適才的失態,收起尷尬的表情夏碎回復一慣的微笑,向面前的人介紹自己。

 畢竟,和這人是要同桌一年的。

『冰炎。』剽了夏碎一眼,雖說有些惡狠狠,但喚做冰炎的那人還是給了回應。

 但似乎沒有要繼續和夏碎聊下去的意思,冰炎說完名字後就隨之趴了下去回到剛剛的姿勢。

 ……所以說剛剛他根本沒有睡著嘛!

 意識到此點的夏碎想起剛剛自己像變態一樣的行為感到十分的羞恥。

 但這段尷尬並沒有持續太久,傳說中的實戰教授出現在教室。並不是想像中的肌肉男子,而是一位拄著拐杖,步履蹣跚的老者走了進來,直接開始了上課的內容。

 『同學,咳咳…實戰這東西…咳就是…要有,危機意識!』一句話說了快一分鐘的老者竟在最後一個字音剛落便一躍而上,緊接著在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時開始了一連串由上而下的魔法攻擊。

 『呃!』夏碎有些措手不及的閃過一個大範圍的灼燒魔法,卻在閃躲的過程中不小心推了在旁邊的冰炎一把,將後者推入了正在燃燒的重災區。

 幸好冰炎只愣了一下子便放冰魔法擋住了更多的火焰,雖說還是有些不慎使上半身中了火焰。

 夏碎忙放了個治癒符給對方,順帶發一個水咒消除冰炎身上還在肆意燃燒的火焰。

 火雖然是惜了,卻也是讓那人一身濕透。

『靠!』沉下臉色,眼刀豪不留情的剮了過來,冰炎從以前到現在還沒被玩的如此狼狽,終究是忍不住對夏碎爆了粗口。

 混亂還在繼續,不過畢竟能進A班的都不是完全的初學者,都有些不錯的底子,很快的混戰的局面被控制住,魔法攻擊也跟著停止,教室恢復了平靜。然而造成混亂的始作俑者教授本人卻是早已離開,只留下一教室慘烈的殘骸。

 或許是都感到疲憊,大家都沒有多做停留,拿了東西就迅速閃人,在夏碎整理完東西準備跟著走人時,手機的提示鈴便響了起來。

 是明天符咒課的教授。

 正當夏碎好奇著到底教授怎麼知道他的手機號時,旁邊同樣的鈴聲也跟著響起。

 一個,兩個,三個。

 有一個還是臉比剛剛更黑的冰炎。

 看來隱私被侵犯的不只自己呢。而這幾位應該就是明天的同學了。

 感嘆居然又和冰炎同課的夏碎手也沒有停下,快速打開簡訊內容並瀏覽訊息。

 『明天教室自己找,資料查好。』

 『四人一組分好在來。』

 短短兩句話,簡潔扼要。

 很好。正當夏碎在想分組怎麼辦時,站在一旁的剛剛手機也再響的獸人同學開口了。

 『呃那個,剛好我們這裡就四個人,要不要就一起阿?冰炎殿下可以嗎?』帶著點討好的意味,明明是徵詢大家的問題,那人卻直勾勾的盯著冰炎。

 而獸人旁的妖精族女孩也跟著搭腔。

『對啊對啊反正都同學一場了嘛就一組阿這樣也不用再找了!而且冰炎殿下不是白袍嗎過關一定很厲害的!』帶著點崇拜的語氣那女生的眼睛裡閃著花痴的光芒。

『……好。』遲疑了好些時候,冰炎居然答應了請求。

『欸好勒!那你勒人類,你可以吧?』感覺剛剛才想到還有夏碎這個人在旁邊,妖精女孩意思意思的問了下他的意見。

『我可以。』雖然心裡有些小小的不滿,但畢竟是出於良好教育,夏碎還是微笑答應。

 畢竟還要同學一年,而且聽他們的口氣,這位“冰炎殿下”應該是位厲害的人物。

 微微在心裡安慰了下班自己,夏碎繼續參與了話題。

『那個~我叫做多米亞!和奧達是很久的好朋友了!默契很不錯的!』妖精女孩,歐不,是多米亞先開啟了話題,似乎想要證明自己很可靠般的拍了拍胸部。

『哼反正,不會拖你的後腿拉!』隔壁的獸人奧達本想拍拍冰炎的肩膀當作保證,卻是被那人一個側身晃過,只得訥訥的收回手。

 果然不好相處阿,這人。

『藥師寺夏碎,請多多指教。』簡單的說了自己的姓名,微微躬身當作敬禮,這是屬於藥師寺家良好的禮節。

 似乎對夏碎沒有過多的興趣,多米亞和奧達沒有多說什麼,反而是一直看著冰炎。

『冰炎。』不過冰炎還是一樣冷淡的口氣,並沒有因為兩人的注視而想再多說點什麼。

『歐歐……那!不是有說要兩人兩人找資料嗎!我們要怎麼分阿?』多米亞似乎因為冰炎過冷的自我介紹有些失望,轉而提起下一個話題。

『冰炎殿下什麼時間有空我都可以配合!』奧達搶先的開了口,似乎很想和冰炎一起找資料的樣子。

『你們兩個不是很好?那就一組。藥師寺,今天晚上七點白蔓館,可以?』冰炎一臉我不耐煩的表情,甩出了移動符。雖說時疑問句卻是不容置否的語氣。

『好的,我知道了。』過於強硬的問法讓夏碎有些不愉快,但是出於還要同班一年的理由夏碎還是答應了。

 望著移動符消散的殘光,夏碎不禁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擔憂。

 今後的學習生涯,也真是坎坷阿。  

 

【全職/韓張】日常(甜

#已經交往設定
#ooc可能有
#私設訓練時間點

  7:45分,比起8:00提早15分鐘,一分不差,這是每天張新杰踏入霸圖訓練室的時間。
  規律的作習與嚴謹的時間表讓很多認識他的人都感嘆張新杰本人和他在榮耀上的角色名稱一樣都是塊石頭。
  而且是最堅硬的那種。
  為自己倒了杯水之後走到熟悉的座位,開機,登入。
  默默看著榮耀的地圖顯示,石不轉站在視角的正中央,張新杰一如既往的先檢查裝備,整理材料,準備開始今日的慣例訓練時,一隻大手拿著個什麼從後面伸了出來。
  『…韓隊,早安。』快速收起有些被驚嚇到的表情,張新杰迅速分析起眼前韓文清丟給他的不知名物體。
  沒有過多的包裝,簡潔粗暴,一如韓文清其人。
  在身後灼熱的目光逼迫下,張新杰不得以的只能先放下鼠標,開始拆包裝。
  『…』很快的,一個大漠孤煙的公仔出現在眼前,雙手環胸,輕輕碰的話頭還會搖來搖去,甚是可愛。
  但是大漠孤煙的公仔為什麼要給他呢?
  默默注視著不知何時已經開始做訓練的自家隊長,用眼神提出質疑。
  似乎感受到張新杰的疑問,韓文清頭也沒抬的瞄了他一眼,給出了答案。
『廠商給的。』簡單的回答完後,韓文清又專注回了屏幕上。
  『謝謝。』把那公仔輕放在螢幕旁,張新杰沒有在多問什麼,就算他還是很好奇到底為什麼廠商要送他大漠孤煙的公仔。
  訓練時,時間是過的很快的,一個上午就這麼在慣例訓練中度過。
  12:00,午餐時間,張新杰準時站起身,忽略掉旁邊張佳樂"靠這真的比時鐘還準吧"的吐槽走向韓文清。
『韓隊,我先離開了。』眼神略掃過韓文清的桌子,最後停在那雙飛速敲打在鍵盤上,帶著薄繭的手上,嘴角挑起一抹笑意。
『嗯。』簡單的應答,一如往常的用背影送走了自家規律過頭的戀人。
  1:15分,訓練室裡人大多都走光了,韓文清的慣例訓練也終於到一個段落。雙手撐起身子,或許是施力過大,牽動了桌子和電腦也跟著微微搖晃。
  活動了下筋骨,韓文清推開椅子走出訓練室,剛好碰見了吃完飯回來繼續努力的林敬言,微微點了點頭當作打過招呼後往食堂走去。
  1:16分,當林敬言走進訓練室時,只看到韓文清還在微晃的桌子,和桌子上拿著十字架頭還在晃來晃去的石不轉公仔。